曾经并没有发现自己没脸皮到这个程度

说来好笑,最最焦虑的时间应该是去年的秋冬季节,九,十,十一月时整天为了自己一事无成而焦虑慌张。没有一张拿得出手的简历,简历上没有写得出手的东西,没有找到一个实习机会,没有完成一门A的课程。

为什么好笑呢,现在已经转眼来年四月,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实习机会,虽然为此我已经不知道给自己贴了多少层脸皮才能不被羞得无地自容,但并还是没有什么卵用。心态倒是平稳了很多很多。上个学期确实是兵荒马乱的,赶不完的作业却从没有一个刷到A,一个学期慌乱下来不到3的GPA,没有考到B的midterm,以为躺A的课被我final考砸弄成A-,更别说找实习和今后的安排。日日为此夜不能寐,焦虑慌张烦躁。

陈奕迅有首歌最后一句是“心要静才好”,自从我在reminders里写了一个“慌什么”,霸道地暗示自己不要慌,事情总是要一样一样做,真正的敌人只有自己的懒惰。截图给人看的时候,别人看见了还笑说这句话说得好。然后事情似乎就变得明朗了起来。

虽然上个学期结束以后学校的GPA不到3,可是校外CC的一门得了A帮我保住了3的尊严;幸好之前的GPA还在,学分修的也够多,所幸整体没有拉低太多。我总是相信事情是会越变越好的。焦虑也并不是没有什么用,有了焦虑才有动力,虽然现在简历也说不上多漂亮,不过也勉强拿得出手。虽然仍然没有收到一个实习offer,但来来回回写的CL也有二十几封,简历也投出去了二三十个。虽然仍然是个弱鸡,但怎么说呢,大多数时候人类的慌乱是来自于自己无所事事而对未来充满恐惧。当一个人模糊现在,恐惧未来的时候当然是慌张的,而当我真正开始做事,迈开步子的时候,哪怕没有好的结果,内心也笃定了许多。这个学期虽然有两个专业一共五门专业课,总的来说并不太难,过了midterm以后目前为止五门差不多都在A或者A-,其实也算是不错的兆头。

怎么说呢,当对之后有了适当的安排的时候,当然就不乱了。一个令人开心的事就是,经过我的研究,如果这个夏天上两门专业课,最后一个学期就只用上3分,只用交1500刀,可以省下1W刀学费,而如果最后一个学期上6分,就要交8000刀,写到这里又要忍不住唾骂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另一方面的,也算决定要考研了,所以今年10月前就应该要考下来GMAT。毕竟如果回国还是希望能有一个能拿出来装逼的硬气的学校和研究生学历。所以心想,就算找不到实习,那大不了我假期不回国了,留下来上课刷GMAT也挺好的的,屁大个事儿慌半年,至于吗,出息。

讲个道理就是我从来是不惧怕于承认我是一个爱好装逼的人的,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喜爱大城市不甘于在美国大农村了此一生的原因。每次在村里看到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夫妇带着孩子在中餐馆吃饭时,我总不由得生出一股恐惧,感觉整个人从股沟到背部都在发麻。如果继续在村里呆着,看见他们就像看见了五年十年以后的自己。说实话在大农村装逼都没人看好吗,虽然在农村别人并不care,不见得大城市里就有人care。但是作为一个享乐主义者,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吃吃喝喝不劳而获。人生理想就是阳台小酒barbeque,麻将火锅好老公。同时作为一个理想的现实主义者呢,十分明白这些东西都不会从天降的,过高的审美追求没有强大经济基础的支撑是会崩塌的,对此我深感遗憾但是只能接受。

写到这里就欲结束,总的来说,一切都挺好,不好也会变好,变不好的话便不好呗,也没多大个事儿。大多数时候,我是一个内心平静的人,少数时候也会血脉喷张拍案而起,但不论怎么样的自己,我都十分地喜欢。

评论

©惊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