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2018年底

2019年,从心里能藏住话开始。


2018年拿到了硕士学历,拿到了一个上海的工作,回国工作了两个月,又回美国了。愤世嫉俗,心态爆炸,丝毫没有变得更包容,17年底的期望几乎都没实现哈哈。但是过都过了,就这样吧。


都是糊涂账,往前走,莫回头。


以及倒是不想再抑郁了,我觉得可能什么东西都有一个临界值吧,差不多得了就这样吧,也可能是因为看完大象席地而坐,四小时的长篇看完觉得突然清醒了很多。毕竟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所有的“我还能怎么办呢”的无奈都不是无解的,只有自己在圈子里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无奈就是永恒的无奈,其实是圈地自牢。看着影片偏激狭隘的世界观,让我不禁怀疑,这么长时间以来...

办公室政治的一点暗黑迷思

一个情绪很丰富想法很多的人,同时又很容易感到乏力和枯竭,就注定了很多想法即使是想与人分享也是无从说起的。很多时候一闲下来,无端的慌张和枯竭就能轻易把我包裹起来,而如果一直忙碌则让我没有时间静下来思考。


世界上有很多我不了解的事情,以前我总是想费尽心力地了解和懂得,但是后来我觉得算了,不懂就不懂吧。很多时候别人的想法会让我捉摸不透,总觉得是不是要变得再精明一点,再聪明一点,这样能够及时体悟,甚至打开上帝视角。工作里总让我体会成人世界的复杂,又无法不在这里面生存。于是我努力学习和磨砺,想办法把自己变得精明警觉,告诉自己及时地认清形势和信息对称的重要性,找到多种信息来源不管是否legit,适时...

此生不换

震惊,写下2017年终总结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有想到,2018年会一整年被生活脸朝下按在地上来来回回,来来回回地摩擦。这种感觉就像玩吃鸡跳个伞能把自己摔地上磕死。虽然我不会玩吃鸡,也没跳过伞。


但不禁让我想,死磕是不是容易把自己磕死?


……


我真的以为一切会变好的。


好了现在我不这么以为了,可能以后每一年都会这样,也不会变好了。行吧,就这样吧。


毕竟人还是要敢于面对狂风暴雨,和黄昏突然醒来的死一样的寂静。


许个愿吧,希望2019年不用再成天担心自己的工作和前途,2018年担心了一整年,差不多了吧。2019年让我有机会操心操心对象的事儿行么?...


碧海潮生曲

刚从账户里划掉最后一笔$34,815的学费,我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繁盛的大梦,留学这样的梦终究还是像一个巨大橡胶气泡一样,砰地一声破掉。剩下一地残留的橡胶狼藉,和从梦中气泡里跌落的惘然失措的我。

这样奢侈的梦,二十多万美元精心编制的巨大气泡,居然花了五年的时间把我包裹起来,终于还是要破掉。我像是从一个异次元世界跌落现实,面对账单,面对容颜老去的父母,和面对一事无成的我自己。

我看见从我账上划走的仿佛是数字,我并不在理解这几万美元,和过去的十几万美元意味着什么,我看不见这背后是多少个日夜父亲的愁眉不展,也看不见这些钱可以支撑多少个穷人家庭或者贫困学生,这些我都看不见。

笑。我连二十万人民币...

也无风雨也无晴

年底了,年终总结说一定要写的。但是最近真的非常的精神失常,简称石乐志,或者石志。就是精神失常到完全无法写出一篇正常的年终总结。往年的10、11、12月的时候我的年终总结已经写完写好了,参照一下往年的水平,2017这篇怕是要sorry全场。

12月真的是非常丧气了,昨天还是全别人不要老是给自己贴丧啊水逆啊的标签,不要给自己太多的负能量的心理暗示,心理暗示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越想真的会越来越丧。然而还是受不了,最近压力实在是太大加上冬天天黑寒冷,心态崩了。

今年年底的时候,惊同学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对于找工作强烈的渴望和恐慌当中。陷入一个死循环逻辑:留学5年花了差不多200w,如果不找到一个工...

也无风雨也无晴

发布了长文章:也无风雨也无晴

点击查看

你以为吵醒爸妈的是番茄炒蛋?其实是招行的智障营销啊

 惊同学怼人很温柔

今天的音乐,才是思乡想家的正确打开方式。


这两天被招商银行留学生信用卡的广告霸屏了朋友圈,之后出现了基本两拨人:


第一拨:真太感人了,情怀在这里了,这个广告寄托了我对家庭最深厚的感情,我想爸妈嘤嘤嘤哭唧唧。


第二拨:什么他妈傻哔——,西红柿炒蛋都不会做,也不知道自己上网查一下,是手断了还是脑子没带出国。丢死留学生的老脸,这锅我们不背。


最恐怖的部分是这个广告底下的留言评论,基本一系列“本来想收拾睡觉了,看到这个推送就抱着自己在地板上哭了起来。” (???)


今天咪蒙还是蒙咪发了篇推送《留学生:别人有多羡慕,我有多孤独。...

恕我直言,又是一波极限操作

惊同学不怕开水烫


跟你们讲个鬼故事,惊同学明天又有midterm,考marketing理论概念,不瞒你们说,现在21:55,总共6个slides现在我刚刚打开了第三个…嗯…然后就打开了公众号打算写篇推送……可以说心态是非常的稳了


这其实已经不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这他妈是死猪不怕下油锅啊。


可能是上周的SAS考完以后我膨胀了,自己几斤几两本来心里还是有数的,60kg嘛大家都知道。但是上周考下来一看,握草我和无所不能J老师一个分数,和同济王者克里斯也就差个10分。但是你要知道,同济王者克里斯可是唯一一个满分的男人,马大最骚帅的男人不是一班人可以比肩的,二班的可能可以。...


一个心大的人在咸鱼模式的挣扎

垂死病中惊同学


说真的,seriously,明明不努力就很舒服啊。


从2016年12月以后,我就没有再体验过校园生活和准备midterm和final了。就算学习也只是在备考GMAT……以及屡战屡败(微笑)。17spring的整个学期都在实习,以及上一门周二晚上两个半小时的课,传说中的Marketing major capstone: Marketing Management。怎么样,很耳熟是不是,是不是和现在研究生program的一门课一毛一样:Market-based Management。


你猜的没错,大四最后一门capstone  Marketing Management...

自杀式的自我感动使我步履维艰

惊同学会蛰人

今天看到一个北美留学生大号的推送,大致意思是又又又一个留学生自杀了,还是一个博士生,留学生日常苦累无比,生活不顺,学业不灵,GPA一个学期到1,被学校劝退,车祸全责,泡面连吃七天,太多人心理状态极差,需要得到社会关爱和体谅。


六月十三日 | 星期六


先生看见一位熟人做的研究工作,有点走入迷途而不能自拔,说:“我也知道入迷的认识不容易劝导出迷的。” 但仍指出这篇研究论文中好几点都是“很入迷”的说法,不敢不说几句劝告的话。


    ——《胡适先生晚年谈话录》...


愿我们一直痛苦而清醒

Photo by Nathan Anderson on Unsplash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可能是二十年前大学社区的生活

昨天傍晚和我妈散步,说到我们住了二十年的这个小地方,变化也是很大,大多时候看以前的热闹景象是人去楼空的。


这个地方是一个大学,最早的时候是一个封闭的社区,除了学生就是老师,不然就是学校各个部门和职能单位的职工。曾经有汽车班、食堂、教室、实验室管理员、学校工厂工人。


据说在我妈妈小时候,工会每周五晚上都组织在一个露天篮球场放露天电影。那时候人单纯和善,我妈妈她们每次放学就用粉笔在地上画一个方框框,里面写上“有人”,然后那个位置就真的没有人占。晚饭后她们就从家里一人搬一个小板凳,到那个“有人”的框框里坐下看电影。有时候放少林寺,有时候放高山下的花环、平原作战、小花、有时候又是黄土地...

我真的是很喜欢夜晚啊

我真的是非常喜欢夜晚啊

可能是因为怕吵吧

但我平时也是个很吵的人啊

就是这样自我中心,我可以吵,别人吵就很烦哈哈哈


夜晚多美好

洗完澡敷一片面膜安安静静在床上听歌

面膜气味很好闻 

冰凉凉心情舒畅


耳机外也传来楼下的河水声

今天下过了一场暴雨

河水声变得更大更凶

但是说熊咆龙吟又有点过分哈哈


夜晚总会生出一种头顶清风霁月山河永蔚的错觉

仿佛白天背上黏腻的汗和头顶的烈阳都是假的

只有这时候耳机里的音乐才是真的

但其实今天的月亮在云里啦

可能明天会刮风吧


这么好的夜晚

说着有的没的废话

本来是一夕夜里挑明灯的

结果要分好大一部分...

可能是追女孩这件小事吧

以前总开玩笑说,自己空有一身把妹技巧,然而自己是个妹子。

追女孩这件事呢,总地来说,并不是一个技术活。比起和一个人和平共处又互相保留空间,追,实在太容易了。


女孩子天然喜欢高又帅吧,高中大学时候高个子男孩子篮球场打球的样子炸翻了多少扑通扑通少女心。但是长相好看的女孩子大多数自矜,并不觉得至于去篮球场边看高又帅打球,就算去了也要表面抹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今天和彤妹聊呢,也觉得现在高又帅也觉得自己很有资本的样子,也不用费心思追女孩子,身边总也有莺莺燕燕环绕。另一方面呢,大多数男孩子总有种空穴来风的蜜汁自信,尤其是对自己的外貌…


跑偏了,追女孩子的话,可能还是靠用心吧,慢工出细活...

讲道理,我觉得人还是要识趣一点

为什么突然这样想呢,按理说我的微信已经净化得差不多了,该屏蔽的屏蔽,该删的删掉了。可总是会有人,平时丝毫不联络,但时不时来回你朋友圈恶心你一下。讲真,我和你没有很熟吧,我发自拍有没有沟是我的事,你堂而皇之说出来就是你下流登徒子了;我长胖没长胖是我的事, 你要求我“下次瘦了再发自拍吧”就是你没教养了。诸如此种,不胜枚举。


还有人,和我从来没有一分钱交情,点头之交都不算,从朋友那儿要了我微信,我想说见过一面也打过招呼,加个微信无伤大雅,何况人家说有事情要问我,那我当然做好准备尽量帮忙。可倒好,从11月份到现在,加了我微信只为了一件事,要我告诉她我专业做过的project的细节,然后...

©惊蛰|Powered by LOFTER